主页 > 产品介绍

导演车澈: 在未来三到五年里,街头文化会成为新

“在地下野蛮生长了20多年的中国嘻哈音乐,这个夏天,通过《中国有嘻哈》的呈现,已经获得20多亿次的点击,成为新的文化现象。感谢Underground 20余年积蓄的能量,感谢这个包容且多元的时代。嘻哈之幸,音乐之幸,与有荣焉。Peace & Love ​​​”这是《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在第一季节目即将尾声的时候发的微博。

这档今年最热门的现象级超级网综,从播出开始便持续霸占了社交舆论场的话题榜首。第一季结束后,地下嘻哈歌手PG ONE微博粉丝从三万暴涨至四百多万,备受争议的制作人吴亦凡因在节目上的专业性表现获得大众意义上的肯定;车澈本人也被晋升为爱奇艺副总裁,掌控超级网综、大文娱等原创内容制作,达到了个人职业生涯的新高峰。爱奇艺总裁龚宇在内部邮件里感谢其团队,“2017年夏天,你们创造了奇迹!创造了历史!”

而就在《中国有嘻哈》播出前的半个月,“毒舌电影”“男人装”“关爱八卦成长协会”等二十多个知名自媒体账号被封、《吐槽大会》上,李诞标志性的粉头发染回了黑色、大批国外视频被下架、同性恋也被重新定义成了“非正常性关系”。在一片肃清的互联网综艺娱乐环境中,《中国有嘻哈》和它的rapper们尤显瞩目,他们扎脏辫、染头发、带大链子、穿松垮垮显示个性的衣服,不爽就要diss你,旗帜鲜明地说,我要钱,我只认钱。

有人说,《中国有嘻哈》的成功绝非偶然,爱奇艺为这档节目的投资金额从最初立项的几千万到超过2.5亿,而其匹配的制作团队堪称豪华天团:做出过《中国好声音》的陈伟、《奔跑吧兄弟》前三季总编剧岑俊义、《跨界歌王》的总导演宫鹏、车澈本人也是《蒙面歌王》系列的总导演,然而互联网创业场、尤其是内容创业场,却绝不是跑马圈地那么简单,所有人都在一个高速赛道上不断尝试,所谓的“绝非偶然”,只是复盘时才能说得理直气壮。但在节目上线4小时播放量突破了1个亿的时候,伴随着整个节目录制过程像吹气球一样胖起来的车澈知道,这一次,他赌赢了。

今天,电视媒体代表的客厅文化已经逐步丧失了话语权,中国当下的文化土壤也让所有的内容创业者欣喜——再小众的文化,碰上信息变革时代以及14亿人口基数,依然有大众化的可能。车澈总结,至少在娱乐文化层面上,未来的趋势必定是从大众传媒到分众传媒。“小众切口+大众偶像+开放平台+成熟团队”,10月31日爱奇艺刚刚在上海公开发布的《中国有街舞》也沿袭了这一逻辑,请来了流量小生鹿晗和陈伟霆,将于明年三月与观众见面。

当然,依旧有人在质疑这种地下文化的大众化是否会给当下的年轻人带来不良影响,但车澈在捍卫《中国有嘻哈》这档栏目的价值观上毫不留情也毫不牵强。这位因不苟言笑和大花臂的荧屏形象被网友谑称为“胖虎”的导演,也是一个新生囡囡的爸爸,在交谈中直白地告诉我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信地反问,没有脏话会影响音乐的表达吗?显然不会。在一个半小时的访谈中,他跟我们探讨了《中国有嘻哈》成为现象级IP的根本原因,与嘻哈文化的精神内核,随着diss、battle等热词的流行,年轻人是否会从“丧”走向“怼”的反面,IP和品牌的界限在不断消融,那究竟是搭建平台还是打造闭环?

至少在娱乐文化层面,中国传媒的分众趋势正在形成

凤凰青年:你微博的名字叫“车澈喜欢柔软的裤子”,有什么说法吗?

车澈:因为穿牛仔裤很绷,对我的活动是一种负担,柔软很好,车澈喜欢柔软的裤子是一个很真实的后缀,就代表了我衣柜里的衣服。

凤凰青年:但你不是今年才胖起来的嘛?

车澈:是,我经历过一个极胖到极瘦的过程。2012年的时候我的体重跟现在一样,从2013年到2014年我大概减掉了七十斤左右,这个瘦持续到2016年,然后在整个2017年我迅速地回到自己人生最胖的时候。

凤凰青年:差不多就是加入爱奇艺,开始做嘻哈。

车澈:对,伴随着整个《中国有嘻哈》的过程,个人迅速地胖了起来,可能有50多斤。

凤凰青年:这算是转行或者说换平台的副产品吗?我们看到你之前一直在电视台,所以选择加入爱奇艺的考虑是什么?